返回首页
 
  首页 > 人物千秋
 

狄考文夫妇的汉语情

时间:2013-08-31 09:18:51  来源:  作者:蔡志书
  --------------------------------------------------------------------------

    狄考文和夫人狄邦就列不但创造了中国社会科学和教育史上许多奇迹,被誉为“中国近代科学教育之父”和近代音乐教育的启蒙人,在语言方面,夫妇二人还是“中国通”。

    狄考文夫妇初到登州首先面临的困难一是语言不通,二是当地人对洋人的敌意。狄邦就列通过为百姓看病,解难排忧,很快融洽了与土著居民的关系,但语言关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事情。他们首先在当地人的帮助下逐字逐词地学习汉语,“审音辨字,只字不苟”,直到能自如流利地使用当地语言。至此,狄考文夫妇并没有满足。他们通过自己的实践认识到语言对于事业的重要性,认为应该推行一种土语、官话、英语三种语言对照的全国通用的语言工具书籍,以便于外国人学习汉语和国内相互交流使用,这就是官话。在研究和编撰官话教材过程中还发生了许多幽默有趣的故事。蓬莱人说土话没有卷舌音,声调也不规范。一次,老师在讲到《圣经》中大卫杀死了一头狮子的情节,意思是大卫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讲话时用得是当地土话。学生听后也感到惊讶,但他们惊讶的不是大卫,而是自己,因为他们经常杀死自己身上的虱子。原来学生们将官话的“狮子”当做土话的“虱子”听了……
    狄考文夫妇流利地说讲汉语不过一年半载的时间,而他们编辑官话课本《官话类编》竟用了25年时间,“几乎没有人完全学会这部教材,也没有人知道编订这部教材所花费的工作量”,可见这部书内容的含量和作者所付出的辛劳。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个蓬莱当地人将所有土话搜集起来并相对应于普通话需要多少时间?全国又有多少县;另外,就算当地人搜集当地话得心应手,那么外地区的话还能这样轻松吗?更何况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外国人。
   《登郡文会馆志》记载:(狄考文夫妇)“又乘假期之余,约同西席,游遍北京南京汉口上洋各埠,探问访求,实地研究。西人见其劳瘁如是,每窃笑之。及至全书告竣,陆续印刷,一纸风行,中外咸惊……卒成为一空前绝后之杰作,西人之肄习华语者,莫不奉为至宝。”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组织结构 征集启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