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页 > 人物千秋
 

狄考文的引进阿拉伯数字之争

时间:2013-08-31 09:16:44  来源:  作者:蔡志书
  --------------------------------------------------------------------------
今天,恐怕很少有人说阿拉伯数字赶不上中国大写数字好,因为大家都尝到了小写数目字方便快捷的甜头。然而,殊不知当初在是否引进阿拉伯数字这个问题上,曾有过一场面红耳赤的争论。
阿拉伯数字最初由印度人发明,后由阿拉伯人传向欧洲,十九世纪末传入中国。1877年,在上海举行的来华传教士第一次大会上,成立了由美国传教士林乐知、狄考文、丁韪良、韦廉臣和英国传教士傅兰雅等7名传教士组成的“学校与教科书委员”。成员之一的傅兰雅经手翻译的西方现代教科书超过百种。1874年,他参与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科学学校——格致书院;1875年主编创办了近代中国第一份科学杂志——《格致汇编》;1885年创办近代中国第一家科技书店——格致书室。清廷为表彰傅兰雅,特赐他三品头衔。然而,与狄考文的意见相反,傅兰雅却始终不认可在翻译和教育工作中使用阿拉伯数字。两位重要级人之间的意见长期分歧严重,相持不下,有时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
早在1878年,狄考文就对江南制造局出版的数学书籍提出了批评。他认为中文数字的书写和排版比阿拉伯数字麻烦得多,所以江南制造局出版的《对数表》、《代数术》、《八线学》等并不易为人所理解。他认为没有阿拉伯数字,就构不成一个完整的数学体系:
中国人普遍愿意学习这些数字,各地都有很多人知道这些数字,在课堂中学习这些数字只需要一两个小时就能掌握,这些数字用中国笔写起来也没有任何困难。如果要从根本上把西方的计算方法引入中国,即使依旧使用中文数字,也必须用到零、正负加减乘除等号等符号,那为什么不引入阿拉伯数字从而使数学语言体系更为完整呢?
狄考文的这种见解,是由他在登州文会馆长期从事科学教育的实践经验得来的。他和邹立文合作编译的《形学备旨》、《笔算数学》等畅销教科书都采用了阿拉伯数字和西方通行数学符号,在教学实践中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但是,傅兰雅始终不认可在翻译和教育工作中使用阿拉伯数字。他在1890年的传教士大会上言辞激烈地表达了他的观点:
我们该怎么说那些坚持在他们的数学课本中使用阿拉伯数字的老师呢?中文的“三”都要用阿拉伯数字“3”来代替吗?我们必须在中文书籍中使用不可思议的阿拉伯数字,让天朝大国的人们感到困惑吗?
围绕是否应该引进阿拉伯数字等问题,与会的传教士们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针对傅兰雅的观点,狄考文首先发表了不同意见:
不采用与全世界一致的数学体系会阻碍中国现代科学的发展,减缓她前进的步伐。倒写分数或引进新符号的人根本就没有实践经验。……中文数字使数学教学很不方便,还会在竖排的书籍中引起混淆。我敢说,不采用我们的数学体系,中国的学校就无法进行数学教学。
……
傅兰雅的坚持也不是没有道理。十九世纪末的中国虽然有些觉醒,但在引进西学方面却慎之又慎。据说在一次科举考中发现一名考生使用了阿拉伯数字,考官认为这有损于大清帝国的尊严,便判了这位考生零分,并将其赶出了考场。直至二十世纪的1906年,总理衙门直属的京师大学堂的教材上仍然见不到阿拉伯数字……然而历史是前进的。狄考文和他的《笔算数学》等教科书所带来的现代信息最终还是被中国人所接受。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组织结构 征集启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