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页 > 会馆史综
 

登州文会馆与影像世家

时间:2013-09-02 15:46:43  来源:  作者:杨东晓 
  --------------------------------------------------------------------------

默片时期觉醒的歌声

19世纪末,西方人在把后来被全中国称作“电影”的技术带入中国的同时,电影机的镜头也在中国到处猎奇。他们最喜欢拍的几样东西是:中国女人的小脚、横七竖八躺满烟鬼的鸦片馆、乌烟瘴气的赌场和中国男人的辫子。

美国美以美会、长老会、基督会在1898年往中国运送了5台电影机。在它还没有中文名字时,就叫它的法文名字“cinema”。美国叫film,因为上面的影像来自“菲林”(胶片)。孙熹圣的洋老师说:孙,你觉得它的中文名字应该叫什么?师生二人按“机械能转化成电能、再转成光能到把影投射在墙上”的逻辑来思考,想出了“电动影”和“电活影”,但是“电影”一词正式命名却是在1932年。

在默片时期的南京,每当电影上放映出小脚、吸毒、男人的辫子等中国陋俗的纪录片时,都会有孙熹圣的学生们在银幕边唱歌,他们根据放映内容的不同选择自己的歌曲。电影上演小脚女人时就唱《放脚歌》,演吸大烟时就唱《劝戒歌》,演赌博时就唱《戒赌歌》。从1910年至1924年孙熹圣为此一共创作过一百首歌曲,1924年后歌集先后五次再版。

近代科技史的第二块金牌

蔡元培先生在评价中国近代科学史时说过:如果人类的近代科技史可以比作一次世界运动会的话,那么彩色电影《二十五年之日全食》是中国科学家得到的第二块金牌(第一块是改变人类史的的周口店“北京人”头盖骨的发现)。

1936年前,人类对太阳了解太少,为此全球对于即将在1936年出现的日全食给于了非常的关注。世界各发达国家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中国科学界组成由蔡元培为会长的日全食观测委员会,从1933起就开始准备记录三年后将发生的这次日全食。

如何记录日全食,用电影胶片拍摄当然最好。1935年柯达公司革命性的生产出柯达克若姆彩色胶片,孙熹圣、隋心慈的儿子孙明经向恩师魏学仁提出用彩色胶片拍日食。这是全球前无古人的创举,当时最大的难点在正确曝光。

20世纪30年代,虽然人类已经掌握了拍电影和照片拍摄时的曝光配套数据,但是还没有人测得过太阳的各种曝光数据。尤其是对于日全食这样包含初亏、食即、食甚、生光、复圆等复杂的过程,在日全食几分钟的过程中几乎每一个瞬间正确曝光数据都不相同。

没有前人经验,没有任何资料,孙明经把自己关在一间暗房子里,整个房间只留一个圆洞进光以模拟太阳,又做了一个黑色圆片模拟月亮。通过精密的天文计算用这轮“月亮”一次次地遮挡“太阳”,人造出一个日全食过程,并通过这种方法测得了准确的曝光数据。

1936619,魏学仁在北海道运用在国内早已演练成熟的各种方案拍摄,拍出了色彩艳丽逼真、太阳始终居画面中央的全球唯一的彩色日全食电影,作为东道主的日本队和世界各国仅仅拍到质量很差的黑白片。

由于当时中国还没有冲洗16毫米彩色胶片的技术,所以当胶片被送到美国柯达公司冲洗时,首先被震惊的是美国人。

中国胶片的诞生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人还不会制造感光胶片,一位叫吕锦瑗的14岁北平贝满女中学生为了实现用中国造的胶卷拍摄长城的梦想,跑遍北平也没能买到中国胶卷,洋人无情的嘲笑令她下决心自己一定亲手制造出中国胶卷。

这个决心使她得到保送当时全中国最好的化学系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化学系学习的机会。1939年,在成都华西大学实验室里,她终于制出了一幅可以实用的感光散页底片,194122吕锦瑗用自己亲手制造的第一张中国出品的、可以装到相机上使用的照相散页底片给81天的儿子照了一张自拍像——《母与子》,寄给正在美国考察电影教育的丈夫孙明经。

当孙明经把这张照片递给米老鼠的父亲迪斯尼看时,这位幽默大师说:“你们的两个儿子都很精彩”。

孙明经的妻子吕锦瑷还为X光片断档的华西医院制造了一批当时急需的X光片。她制造的中国第一张X光片拍摄成的用于诊断骨病的照片,今天保存在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中,1942年吕锦瑗在华西大学化学系开设了“摄影化学课”,这是该学科在中国大地上的起点。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组织结构 征集启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