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页 > 会馆史综
 

登州文会馆与中国影像世家

时间:2013-09-02 15:34:16  来源:  作者:杨东晓
  --------------------------------------------------------------------------

 蔡元培先生在上世纪30年代民族危亡的关头提出:要用影像和电影唤起民众。金陵大学教育电影部创始人、著名电影摄影学家孙明经就曾四次行万里路拍摄抗战前后、建国前后的国情,在当时以文盲为基础国民的中国进行了广泛的教育传播。一个从19世纪末就开始接触影像与电影的三代特殊家庭留下了关于中国影像的故事片段。

  位于中国胶东半岛的登州文汇馆在1882年以后开设了大学部,美国人狄考文夫妇主持的这所大学,招生方法让中国少男少女耳目一新。孙熹圣和他未来的妻子隋心慈一同考入这所大学。使登州文会馆与中国影像世家有了历史渊源。

  

    新奇的大学招生

  狄考文夫妇坐了两个月90吨的小轮船,从美国来到中国,最后落户黄海之滨,这一年是1864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刚刚4年。

  狄考文放弃了在美国做中学校长的机会,和他的新婚妻子狄.朱莉叶在中国山东省的登州创办了一所蒙养学堂,招收贫穷人家幼童,用美国式的小学至中学教学方法教授学生,13年后,蒙养学堂毕业了3名接受过系统西方教育的学生。这些学生是中国第一批使用阿拉伯数字的孩子。

  登州文汇馆不仅开始在中国破天荒的推行开了阿拉伯数字123,它的毕业生还能赶上中国科举的班车,考出了秀才,这在19世纪末的中国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登州文汇馆大学部的招生,被今天已66岁的北京电影学院退休摄影师孙健三提起时仍感新鲜有趣。孙健三的祖母隋心慈那年14岁,这位自幼父母双亡的姑娘长了一双全胶东唯一的天足。因为从小没有更多的约束,所以隋心慈自己跑到了正在招生的登州文汇馆大学部。

  招生的两位美国教师,每人面前摆一张自己的照片,照片左边是一只显微镜,右边一只单筒望远镜。

  有生第一次看到照片的隋心慈被照片上人物的清晰的发丝和衣着惊呆了;她被要求看远处大海上的一个小白点儿,通过单筒望远镜再看一遍,原来那是一艘张着白帆的大船。 “你想知道发丝为什么比工笔画还清楚吗?你想知道这个圆筒筒是怎样帮你看到大船的吗?”隋心慈想知道这些,于是她考进了这所学堂的大学部,并于1892年毕业。

  

   “摄影”一词诞生

  登州文汇馆是齐鲁大学的前身,在隋心慈和孙熹圣就读时,这里还没有改名字。文汇馆的大学课程设有“格致”课,这一取名于中国“格物致知”理念的课程,就是今天的化学和物理。1839年诞生于法国的摄影术,就在此时影响了隋心慈和她以后的家庭,隋心慈和同学孙熹圣在这里接触到了可以让人头朝下的光学成像技术。

  中国历史上有“摄魂”一词,“摄人魂魄”是件可怕的事情,因此当时的中国人在被拍照时以为自己“丢了魂”,惊恐万状。而来自西方的照相技术在进入中国之初的确被妖魔化为能把人的魂取走。为了向中国人解释这种方匣子只是拍下影子而并不夺魂, “摄影”一词被来华的西方教师和他们的中国弟子共同创造出来。

接受过格致课教育的隋心慈对于化学成影和光学成像兴趣浓厚。1901年已经成家并将家安在济南的孙熹圣,带回一架照相机。当时照相机没有快门,焦距也很长。换言之,这是一种无法用来自拍的相机——谁也无法自己控制几米以外的镜头,可是孙隋心慈就是用这台相机拍摄出孙氏家族的第一幅自拍照。(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组织结构 征集启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