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页 > 会馆史综
 

当年发生在文会馆里的一起冲突事件

时间:2013-08-31 08:54:42  来源:  作者:
  --------------------------------------------------------------------------

    1876 年 11 月的一天,登州县衙的几名兵勇奉命前往一李姓家中缉拿户主,在四处搜寻无人的情况下,偶见李家在察院后女校上学的女儿,便欲将该女孩代其父母缉拿归案。李姓女孩见状,便逃往一墙之隔的文会馆院里。据街坊宁老太太说:“当文会馆的学生获悉此事后,立即赶到李家,把三名兵勇痛打了一顿,并揪住他们的辫子将其拖往文会馆”。一些调皮的学生用辫子把一名兵勇绑在树上,这一举动使该兵勇羞怒至极,突然猝死。

    城里的其他兵勇得知此事后,强行闯入文会馆,打人毁物,并逮捕了几名肇事的学生。时值狄考文外出传教,当他数天后返回登州后,遂向知县提出了抗议。知县为了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扩大,主动赔偿了文会馆的物产损失,并处罚了一些闹事的兵勇。恰逢登州总兵从城外巡视回城,得知他的一名兵勇被文会馆学生凌辱致死,顿时勃然大怒,差人通知狄考文来衙门作进一步的调查,“不屈则杀之”。
    登州教会的其他传教士劝狄考文不要去,但狄考文凛然地说“直在吾而屈在彼,吾不惜死,以负教会也”,遂携浸信会传教士高弟佩来到衙门。当时衙门里全是全副武装的士兵,总兵神色傲慢,稳坐高台,好像是在审问犯人。总兵冲狄考文喊到“狄考文来乎?”,狄考文闻听这不礼貌的语言,并不感到气愤,反而不亢不卑地回应道:“文明如大邦,乃呼远客之名,非怀柔之道也”。这番回答顿使“总镇为所屈,左右不敢加刃”。恰在这时,登州知府闻讯前来。他知道事情的缘由,见状扶起狄考文,并派人将二人送回了学校。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组织结构 征集启事 友情链接